与文字玩masak

人-只是两笔,不难写
但做人,却很难
“你”和“他”都有‘人’在旁边
为什么“我”没有?
难道“我”不是人?
水-养活了生命
也化成泪-让人看清生命
哭-两只眼那么雪亮
怎样哭?
笑-左右两边K来K去
怎样笑?
你有女字旁的你 - 妳
他有女字旁的他 - 她
只有我没有
怪不得越来越多人扮得不男不女